无极小说吧 > 港岛求生日记 > 第五十一章 毁掉的期望
夜间

港岛求生日记

        

“有话好好说。”陈戎心情正差,抬手便钳住了那骂骂咧咧的男人。


        

“你特么谁啊?”那男人张口就骂,手很自然的就去推陈戎的胸口。


        

然后等他摁到硬邦邦的肌肉,对方半点没有晃动的时候,就直接沉默一会,干干巴巴道:“兄弟,来玩啊?我给你打个折?”


        

这话说的,都给陈戎听笑了,原本准备动手,现在火气一下就消了,略带笑意道:“我找珍妮花有点事,麻烦你出去等一下。”说着他还拿出一张钞票塞到男人手里,拍拍肩膀,示意他离开。


        

“好的,大哥,祝大哥一展雄风,金枪不倒!”男人点头哈腰的走了出去。


        

神特么一展雄风金枪不倒。陈戎无力吐槽,扭头看向珍妮花,“我可以出一笔钱,能麻烦你寄回娇娇老家吗?”


        

珍妮花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有恐惧或者惊吓的感觉,对于那男人的喝骂甚至殴打似乎都已经习惯到麻木,昏暗的胡同里,她手上细长的女士烟明灭不定,烟雾中的一双眼睛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看着陈戎,忽然笑起来。


        

“怎么,想做好人好事啊?”她深深的吸一口烟,喷了陈戎满脸,“帅哥,你要是想做好事就多关照一下我生意咯。”


        

“至于娇娇的家里人,和我父母一样,前两年发大水,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找到,寄回去干什么?”珍妮花语气平淡,就好像再说毫不相干的事情。


        

陈戎感觉喉咙里有什么在卡着,副本里的二十多年也算见过生离死别,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在如此现代化的城市中,他也不免有些动容,世事无常,从古至今,有些事好像从来都没变过。


        

“呵”珍妮花在墙上按灭烟头,整个人都被阴影吞没,“别自作多情的做好人了,帅哥,我们这些人早就烂透了,管好你自己吧,再不走,那个王八蛋一准要带人过来打你。” 看小说上www,wjxs8.com


        

陈戎所有的期待都被毁掉了。


        

一点点找珍妮花的过程,他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应和娇娇的期许,挖掘娇娇的过往。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好虚伪啊,寻找别人悲惨的过去,一副感动的样子,去做一些小事,然后为自己的同理心而感觉开心。


        

回忆起那次超度娇娇的过程,人家从来没说过要陈戎做好事,只是要他去拿存款而已。


        

陈戎蹲在地上,揉着脸颊,他有一种史无前例的挫败感,对于娇娇怜悯、同情一瞬间在认清这件事根本没有人需要他帮助的时候,所有的好心情都崩塌了。


        

珍妮花轻蔑的笑笑,不是对别人,而是对自己,如果真的毫无感触,又为什么不假装接受陈戎的好意昧下那笔钱呢,说白了,现在她是个坑蒙拐骗的站街女,内心里面那个清纯的农家女却还在半死不活的哭泣着。


        

只是人生走到任何一步,也永远都回不去了,珍妮花感觉眼角有些发酸,她不以为意的扭着腰向胡同口走去。


        

“我想帮你。”陈戎站起来叫住珍妮花,低沉着声音道:“你也一定不想就这样活下去吧,找一份正式工作,存点钱,结婚生子……”


        

珍妮花顿了顿,就又迈步走出胡同,没有理会陈戎。


        

陈戎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想明白了,做什么事论迹不论心,何必计较那么多,既然决定要洒脱的活下去,真的没有必要纠结。


        

“哥几个,就是他!”胡同口影影绰绰的跑过来几个,刚才认怂跑出去的男人这会儿又拎着棍子意气风发的重返战场。


        

陈戎双手交叉一撑,然后扭了扭脖子,活动一下筋骨,跑在最前面的鸡冠头小混混已经就在身前不足一米的位置。


        

“砰!”陈戎当胸一脚揣过去,鸡冠头小混混整个人双臂无力的摊开,铁棍脱手而出,向后倒去,一下子就打乱后面几个人的进攻节奏。


        

在这种狭窄的胡同里,最多也就是容纳三个人并排走,前面的人一下子倒过来,后面的人肯定要停下脚步。


        

对手停下来,陈戎可没停,看都没看的接住铁棍,前跨一步狠狠的敲在小混混举起的铁棍上。


        

“叮~”铁棍相交的嗡鸣响彻胡同,巨大的震动直接让小混混撒了手。


        

陈戎如法炮制,迅速就把几个人缴械,然后堵在胡同口,一下一下的敲着墙,问道:“你们谁是老大?”


        

“大哥,是我。”熟悉的腔调和语气,带头的男人又一次表现了什么叫能屈能伸,“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哦,你说说是什么误会?”陈戎的语气分不出好坏,一边敲一边往里面走。


        

眼看对方已经走到面前,那带头的男人也有点慌,一咬牙,道:“爷,是我不开眼,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一边说他还一边啪啪啪的扇自己脸,他是真的怕啊,这个年代莫名其妙没个人,警察也找不出来,他们这种道上混的找别人麻烦被反杀,那真是死了也没人管。


        

“行了,你们几个走吧。”陈戎示意除带头的男人以外其他人离开,那些小混混哪来的义气,头也不回的跑掉。


        

剩下来的这家伙更是慌张,眼前的节奏越来越像只除首恶,杀人灭口的感觉。


        

“说说,你们和珍妮花这类站街女的生意吧。”陈戎丢掉铁棍,面无表情的看过去。


        

男人心里慌慌的,也顾不上说出来会怎么样,竹筒倒豆子一般将整个行业的流程吐了个干净。


        

港岛经过前几年的严打,帮会们确实没有四大探长时期牛逼,很多生意也从明转暗,就比如这皮肉生意。


        

早些时候,皮肉生意都是光明正大的,因为警察也会在里面抽成,所以没有风险。


        

现在转到暗处,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警察会扫黄,还要给上面的老大上供,收益和支出极不成比例,最后就衍生出了普通的小姐都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跟帮会挂钩的小姐就走上仙人跳这条路。


        

无他,来钱快。


        

当然,这些人敢这么做,是因为在警察之中有她们的保护伞。



港岛求生日记》是作者:驴子被占用了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