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吧 > 我靠作死续命 > 第九章 你不配为人父母
夜间

我靠作死续命

        

他们再次回到了临兆村,时晏施法将弟弟的魂魄重新融进了身体。


        

小男孩睫毛轻颤,终于睁开了眼睛。


        

老王呜咽着将他抱进怀里,“我可怜的儿啊,你受苦了……”


        

男孩却一把推开了他,眼泪扑簌簌往下落,他猛地跳下床朝外面奔去,声音带着哭腔,“姐姐,姐姐……”


        

莫湫跟在他身后七拐八拐,最终停在了院子里养鸡的地方。


        

那里有一个半人高的大笼子,肮脏不堪,四周堆满粪便和鸡食。


        

它被稻草围的严严实实,男孩将稻草一点点扒开,而就在最后一点遮蔽的稻草被扒开之时,莫湫猛地瞪大了眼睛……


        

那里面锁着的并不是鸡,而是一个五六岁孩童模样的尸体——她已经死去多时了,身上的肉被蚕食的干干净净,只剩下白森森的骨架。可即使如此,也能清晰看到骨架上细密的伤痕……


        

她的脖子被绳子绑着吊在笼子顶端,活脱脱就是个被豢养的宠物。


        

这是招娣的尸体。


        

男孩小心翼翼将她脖子上的绳子解开,动作极轻的将她拥在怀里,宛若抱着什么稀世珍宝般。他将下巴抵在坚硬的骨架上,泣不成声。 首发尽在www.wjxs8。com


        

“姐姐,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你在这里……我一直以为爸爸妈妈已经把你厚葬了,没想到就连你那唯一的轿子都是我背着爸妈偷偷给你烧的劣质纸轿啊……”


        

滔天的怒意几乎将她淹没,莫湫猛地转身,往跟过来的老王腹部狠狠揍了一拳!


        

这一拳用了她全部的力气,老王吃痛,捂着肚子栽倒在了地上。


        

他疼得浑身颤抖,咬紧牙关骂她,“臭娘们儿发什么疯?老子……”


        

话未说完,他脸上又狠狠挨了一拳,但这次打他的不是莫湫,是时晏。


        

时晏看着他,面上冷得可怕,“将亲生女儿关在鸡笼里肆意凌辱,折磨致死,甚至死后连葬礼都不为她举行。你不配为人父母。”


        

老王捂着脸愣愣看他,“道长,这很正常啊。女人天生贱命,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属品,我这么做没什么错啊。”


        

莫湫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抑身体里狂躁的快要溢出来的怒意,“在这方面,你连一个五岁的孩子都不如。”


        

她身体有些颤抖,却忽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按在了她的头上。


        

时晏揉了揉她的发,道:“我们走吧。”


        

“……嗯。”


        

离开临兆村,他们停在了一个荒无人烟的路口。


        

莫湫蹲下来,点了一堆火,将买的一大捆纸钱一张一张丢进火里。


        

时晏安静的蹲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烧纸钱。


        

良久,莫湫打破了沉默,“招娣一点都没有怪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弟弟啊,甚至一心要救弟弟一命。”


        

“嗯,”时晏颔首,“若她执着这些,现在恐怕已经变成怨鬼了。”


        

“所以说,她真的是一个很通达很温柔的女孩儿啊,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啊……”


        

她将脑袋埋进膝盖,声音有点闷闷的。


        

时晏叹了口气,轻轻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睡会儿吧,你一晚上都在奔波,现在一定很累了。剩下的纸钱,我替你烧完。”


        

莫湫打了个哈欠,低低“嗯”了一声,闭上眼沉沉睡了过去。


        

时晏见她睡着,便掏出一张符点燃。一股青烟袅袅升起,冥王稚嫩的有点过头的脸出现在了烟雾之中。


        

他正在啃胡萝卜,腮帮子一鼓一鼓莫名有些可爱,“干嘛?”


        

“想让你帮我查查一个人的命格。”


        

“谁?”


        

“王功明,”这是老王的全名。


        

冥王一脸茫然看他,“你看他命格干嘛?你们俩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


        

时晏微微一笑,“我想让他过惨点,这辈子不行那就下辈子,越惨越好,最好断手断脚眼瞎耳聋。”


        

冥王:“……”


        

好狠的心啊……那个姓王的到底咋惹着这个瘟神了?


        

……


        

莫湫再次醒来,是在时晏的办公室。


        

她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男士外套。外套上带着浅淡薄荷香气——是时晏的味道。


        

她揉了揉眼睛,环顾四周。时晏不在,宽敞的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


        

“系统,我睡了多久?”


        

“宿主,你睡了一上午了,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喏,这是时晏留的便条,他有事儿出去了,让你醒了自己去买点吃的。”


        

果然,茶几上放着几百块钱和一张便条,其上字迹潇洒漂亮。


        

“我有事先走了,你醒了记得拿上钱自己买点吃的。你家离Z市很远,来回不方便,就别回去了。我给你安排了员工宿舍,记得吃完回公司找陈秘书,她会带你去。”


        

心底蓦地涌上一股暖流,莫湫勾唇笑了起来。


        

“系统,时晏好贴心啊,就像妈妈一样。”


        

系统:“……”


        

呵,果然是钢铁直女,没救了。


        

莫湫是个勤俭持家的好孩子,时晏给她的钱不少,她决定随便在街边的小吃摊凑合一顿,剩下的钱留着当私房钱以防万一。


        

耀文集团前台一个好心的小姐姐告诉她,离这里不远有一条小吃街,那里的小吃种类繁多,好吃不贵。


        

莫湫听了半天,越听越心动,下定决心要去那里。她沿着前台小姐姐给的路线向前走去,在经过一个咖啡厅时却是一顿。


        

系统冒出来问她,“宿主,怎么突然停这里了?这里是高档咖啡厅,贼贵的啊。”


        

莫湫摇了摇头,“我不是来这里喝咖啡的,你看那里。”


        

她示意系统看坐在咖啡厅最靠边位置的男人。


        

男人身形颀长,明明是大热天却穿着黑色长袖长裤,还带着口罩和帽子。他在一群穿着清凉的男男女女中格外突兀。


        

但莫湫之所以注意到他,不是因为这个。


        

是因为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只鬼……


        

那是只男鬼,他面色苍白,身形瘦弱,容貌俊秀干净,是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的面相。但他身上却有着浓郁的几乎要凝为实质的黑气,双目赤红,此时正死死盯着那个男人,眼神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这景象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是只怨鬼,”莫湫皱眉思索,“不过不是说怨鬼没有神智只知破坏吗?他怎么只是盯着那个男人却不下手呢。”


        

系统:“……宿主,我觉得这超出了你能力范围,咱还是搬救兵吧。”


        

莫湫挑眉,“我还以为你要给我发作死任务让我干掉那只鬼。”


        

“怎么会呢宿主,这种百分百送死的任务根本提现不了作死的核心价值观。所谓作死,并不是真的要去死,而是在作死中灵魂得到升华,涵养得到提升,是百利无一害的高尚事情。你果然还是对作死有误解。”


        

莫湫:“呵呵。”


        

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不过系统有句话说的没错,以她现在的半吊子水平确实打不过那只鬼。


        

所以她只是看了他一会儿,偷偷拍了张照片便转身离开。她准备将那张照片发给时晏,跟他报告下情况。


        

可当她经过一个无人的拐角时,手腕却被人猛地一拽,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扯到了巷子里!


        

莫湫眯了眯眼,条件反射般手腕一转,一个过肩摔便将拉扯她的男人摔到了地上。


        

她拍拍手,愣住了。


        

被她摔在地上的男人身形颀长,穿着黑色长袖长裤,戴着帽子口罩……这不是她刚才在咖啡厅看到的男人吗?


        

她僵直了身体抬头看去,果然,在男人身后不远处,那只怨鬼正死死盯着她,目光怨毒。


        

莫湫快哭了,“……大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对不起!”


        

她真的惹不起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男的要主动来招惹她啊啊啊!



我靠作死续命》是作者:淸湫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