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吧 > 道祖是克苏鲁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暂休
夜间

道祖是克苏鲁

        

乱世大概是真的降临了,秦百川这样的名字都震慑不住屑小了,但他才离开峨嵋两天,就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一直打上了金顶。


        

或者话应该这么说,正是因为他离开了,才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吧?


        

可到底是什么人在挑战峨嵋还不得而知,现在一种传言是三老四祖自己打起来了。似乎峨嵋内部也不是所有人都想飞升的。还有一种传言是有内奸勾结外道杀上山去的。


        

总之因为金顶早已封山,情况不明,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从峨嵋通往云台峰的‘玄门’被人为毁坏了,音讯断绝。而且附近的门派也确认到,峨嵋不止用大阵封山,似乎还开了杀劫,里头更是打得惊天动地的,毫无疑问的是有道君一级的人物动起手来了。


        

所以自然的,全天下的目光都聚焦向玄门魁首去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关心峨嵋的时候,墨竹山这边的事情都忙不完呢。


        

虽然功力尽失,但至少秦南心已无性命之忧,只要让她在丹炉里修养,在墨竹山洞天慢慢治疗就是了。李凡作为墨山镇守真人,也不能老蹲在秦南心身边守着。于是剩下的事情就麻烦玄天照看着,他自己继续出山协助收拾残局。


        

这时天已大亮,昨晚墨竹山遭到突袭,但第二天中午,就有中谷道场的真人法师们,陆续剑光遁空赶到,行动不可谓不迅速了。李凡自然也加入他们巡山的行列,协助搜救弟子尸骸,驱散煞气,收拾魔胎的血肉,确认各处封印的情况。


        

那些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的一时俱散,仿佛只是偶然从墨竹山过境,小小得打个招呼似的。


        

但伤害还是造成了。


        

墨竹山新生代的弟子几乎全灭,几乎可以用断代了来形容。 看小说上www,wjxs8.com


        

当然,如果按照筑基突破金丹的杀劫,来划分墨竹山弟子的字辈,那这也不是墨竹山第一次断代了,李凡那一界从玉蟾婆潜入墨竹山吃童子算起,到天台山杀劫,活着回来的也就五个人罢了。


        

而李凡四处游历的这几年间,拜入宗门的新一代弟子,若当初雷泽历险没有结丹,参与坤国讨伐战没有结丹,到十万大山伐妖依然没有结丹,则几乎全部都在此难中陨身了。


        

最后找了一天,两山十四峰,自称墨竹山弟子的活人,居然只找到四个。


        

而且只有新入弟子林宸,是正儿八经登记在案,拜入宗门,然后撑了一晚上活了下来的墨竹山弟子,现在失血过多,昏迷不醒,泡在药罐子里急救,正好李凡新搞了好多的仙灵玉髓,也能额外分一坛子给他洗髓塑体。毕竟是林香的哥哥嘛,现在是真正的自己人了啊。


        

至于其他三个,一个是昨晚上现收的,一个是借尸还魂兵解的,还有一个居然是假冒的!


        

“她起先自称是墨竹山弟子,接着又说是路过的散修,后来还试图逃跑,味太重,被当康给捉回来了。我搜了一下,发现了这个。”


        

说话的就是喂养当康的那个村妇,她是阳朔峰的弟子,峰主的孙女乔春花,还扎着两条麻花辫,虽然这名字打扮都土里土气的,但长相其实还可以,很有种邻家大姐,同桌女同学,班长兼学习委员的青春感觉。


        

她伸手亮出来一块神主玉,立刻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


        

此时墨竹山洞天里,由于观主还在陪衡山来的‘客人’下棋,便由娄观道监院姚玄洲,主持法会,李凡作为墨山镇守,与赶回来的竹山九峰峰主和各地镇守真人也一齐列席。


        

而班玉这时候浑身血污,脏兮兮的,给一群真人围观,还被当众说味太重了,干脆眼神都死了。


        

“这是神主玉!神教信物,只传立下大功的护法,坛主,和十绝尊主座下的核心弟子!昨晚可是你们神教对我墨竹山下手?说!”


        

站出来逼问的道人,正是竹山七星峰的玉衡子,他正是接替了张九皋的墨竹山弟子总教习,原本是他带着一众弟子修行的,只因要对付十万大山的妖巢,他自己也要准备突破元婴境了,才长期在南方支援,新人交给青庭叟来带。却想不到如今出了这种事情,死去这些弟子,属他接触得最多,看着就要红着眼杀人了。


        

不过这班玉确实是见过世面的,什么法王啊教主的见多了,再凶的都见过,何况已经社死了,既然死活没生路,干脆也放开了,昂着头叫道,


        

“昨晚我在山中夜宿,遇到四个黑莲教的魔道,追杀贵派的弟子,于是出手相助,救了他们一命,有峨嵋弟子秦南心,和那个断手的小子可以作证!


        

只是后来又冒出来三个剑仙,将众人尽数杀害了,我也无能为力。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墨竹山有本事就找他们寻仇!不要恩将仇报,拿我一个弱女子撒气!”


        

乔春花问道,“那你之前怎么不说。还要逃窜?”


        

班玉瞪她,“听说贵派原本三教同尊,但如今加入了玄门,现在连神主都撤出堂去不拜了,如今我落在你们手里,万一也被‘失踪’了可如何是好。我胆子小,哪里敢吱声!”


        

“什么剑仙,哪里来的剑仙!衡山的?”玉衡子咬牙逼问。


        

“这我怎么知道,问峨嵋的去吧!”


        

“你!”


        

玉衡子看着要动手,倒是乔春花拦住了,站出来说道,“道友冷静一些,昨晚我救人的时候,确实看到她和林师弟一道逃跑的,或许并非贼人,不要害了无辜。”


        

班玉左右瞧瞧,发现叫嚷了一阵,这些真君居然没有人喊打喊杀,似乎是群讲道理的。立刻看到机会,又乖巧得装可怜讨饶道,


        

“回禀各位真君知道,奴家是神教候补圣女班玉,听说本教有候补圣女在墨竹山附近失踪,有传闻说她叛教加入贵派了,因为圣女之间可以相互感应,才被指派来寻人的。那失踪的圣女名叫霍红棉,不知可有此人?”


        

还真有人点头道,“却有此人,现在是天门峰弟子,虽然还没结丹,不过也会些功夫,一直在中谷道场帮忙,听说以前就是神教出身的。”


        

班玉听得一愣,“神教的圣女你们也敢收入门下?”


        

“有什么不能收的,神教出身的散修不是很多?”


        

“所以候补圣女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是不是修炼双修功法的特殊职业者啊?”


        

李凡简直想捂住脸……


        

好吧,神教远在昆仑,平常在中原都是隐秘行事,一打起来就是神君级别的战斗了,墨竹山老林里这些土包子们,大概还真没听过神教多少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自带一个骚包老爷爷的。


        

于是李凡咳嗽一声,“传说神教养着一些女娃,说是十绝神尊圣女的转世,平常散养在外,也不教她们神教的功法,只等她们自己觉醒圣女,只不过概率极低,平常都是拿来献祭血神魔主的祭品。


        

那霍红棉不想如此浪费一生,而我墨竹山从不计较弟子的前世因果,她既然愿意弃暗投明,改过自新,也能通过本门的考验,那你情我愿,自没什么收不得的。”


        

班玉听了,大为震撼,就地一跪一叩,“弟子班玉,愿弃暗投明,叛离魔教,拜入墨竹山修行正法!”


        

“……”


        

好吧,道德底线这么灵活的人,墨竹山的土包子们确实没怎么见过。


        

“此事暂且不提,先确认本门弟子的安危,”姚玄洲抬手道,“此女既查明是神教中人,非我墨竹山弟子,先押到戒律院看管。”


        

班玉一看小命暂时保住了,也不敢纠缠,乖巧得不再出声。


        

玉衡子虽然不信她,但还有好多大事,也只得忍耐,暂时作罢。


        

于是关押了冒名顶替墨竹山弟子的班玉,剩下另有两个获救的少年被领上前来。


        

这一人名叫宋小六,就是当初在山脚下救了青霆叟的少年。虽然他起初没有能寻访仙山,拜入墨竹山,但青霆叟还是得报答这份救命恩情,于是破例收他为亲传弟子,还给他改了个道号,叫宋大有。


        

……好吧,李凡觉得还是小六好听一点……


        

还有一人名叫项空,是墨竹山本地修真家族的修士,和林宸一样,是拜入宗门又被劫走的新入弟子之一。其实他被从魔神血肉的山洞里挖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但随后山主的花奴现身,送了一对双刀过来,于是他又‘活’了过来,但此刻还懵懵懂懂的,记忆混乱,还没分清自己到底是谁。


        

有山主的花奴在旁,又有双刀在手,就算李凡不站出来明说,在场的真人们自然也都大略猜到这‘新人’前世的跟脚了。但按照墨竹山的规矩,除非自己觉醒,旁人是不能提点插手的。因此也只是颔首受礼罢了。


        

再加上林宸还在疗伤没苏醒,而林香的状况也有点太超前了,这两人就先就地拜师,由姚玄洲代为勉励一番,便交给山主的花奴带去书院,各取功法修行,成为墨竹山新一代正式的内门弟子了。


        

如此处理了宗门弟子的事情,就该来讨论仇人了。


        

于是昨晚上全程奔命的李清月真人出来讲解,


        

“仇家之一是仙宫紫薇垣的北宸卫,这些人从仙帝时代起就是刺杀修士的杀手了。此行我算到有元婴境的高手三人,都是御剑的剑仙,其中一个是来刺杀我的,刺了两剑没能成功已经遁走了。


        

另外两人,专门有一人动杀手,劫杀新人弟子,承接杀人的因果,吸引周围的内门弟子前来援助伏击。魂灯护符察探推算到的,也是此人的方位跟脚。但此人其实是依靠布置的剑阵飞剑杀人,还遮掩天机,因此永远先行一步,不露面叫我们追到。


        

而藏在暗处的第二人,则躲在暗处观察,负责掐算微调,把握激活剑阵的时机,因此每次伏杀前来救人的援兵,都能出奇不意,万无一失。七星,鹤首,阳朔三峰附近的弟子,都是毫无防备就踏入剑阵之中,中伏身亡的。


        

还有如刚才那班玉所说,乔峰主找到的那些弟子,也是被这两个北宸卫遇到,当面砍杀的。后来他们一个往昆仑北,一个往昆仑南,已经分头逃跑,不过我已经记住他们的神识,算出他们的下落,逃不出手掌心的。”


        

李凡把自己绕了一晚上,推算出的贼人方位,检查揣测出的杀人之法,连带剑阵当场画图,讲解出来。


        

墨竹山众真人仔细听讲,也是一时沉默,他们也看的出来,别说那些内门弟子,就算他们自己,步入这般阴险精妙的陷阱,大概也可能被剑阵绞得身首异处。


        

李凡给他们点时间消化这些卦算和三套精妙的剑阵,继续说,


        

“黑莲教的四名魔胎是另一批人,青霆叟也是被他们打伤,项空,林宸那一批弟子也是被他们劫持,因此反倒逃过了北宸卫刺客的追杀。


        

虽然不知这些人的目的,但看得出黑莲教的传承依然还没有断绝,而且以后虚月当空,天势异数,这些魔道余孽只会越来越强,不可小觑。”


        

不过这四魔胎这次着实送了墨竹山好多‘酒肉’,这会儿外头各司的金丹弟子们,还在处理成堆成堆的材料呢。


        

“至于神教,我昨晚还真没发现周围有神教的高手,也可能是太弱了没注意到?


        

总之不管那圣女是真是假,圣女身边应该会有护法跟着的,现在这个护法还没有落网,找到了就能知道他们的目的了。


        

至于其他妖魔鬼怪,不成什么气候,见到了就杀了就是了。”


        

虽然这么说,李凡也是有点无奈,昨晚他也发现了,太强了也有太强的困扰,他的真阳功才刚炼成,还控制得不好,藏不住修为,一旦动起真格的乱杀,神识简直像激流脉冲一样疯狂扩散出去,打得周围魑魅魍魉灵魂震颤,隔着大老远就被这惊天威压震慑撼动。往往李凡才杀了一个,周围一大片就吓得没了命得奔逃,根本就不带停的。哪怕李凡飞得再快,又要救人又要追杀,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啊……


        

于是关于追击北宸卫刺客,搜查黑莲教余孽,捉拿神教护法这三项,在场的真人们也商量了一番,各自表达了意思,最后统一了意见。


        

竹山九峰峰主自然个个恨得咬牙切齿,墨竹山的南派修士,原本就是被驱逐流放出来的失败者,天然懒得再掺和到中原的纷争之中。能在离国边陲隐世修行,从流民中挑选子弟传承道统,偶尔和十万大山的妖怪们打闹一翻,这已经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生活了。


        

想不到现在这样卑微的生活还是不能好好过下去,还有人找上门来杀他们的弟子,杀了一代又一代的,真是欺人太甚了!


        

墨竹山确实是一群山里的乡下人,他们的逻辑很简单,被砍了就砍回去,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其实当年离国御史台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要是他们会在乎什么大局,懂得什么隐忍,也不至于有观主这种神算子运营,还能闹到今天四面八方举目皆敌的地步了。


        

于是各位峰主果然纷纷表示,不管什么南啊北的了,反正绝不放过这犯下累累血债的三个北宸卫杀手。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斩尽杀绝,为弟子报仇!


        

而黑莲教和神教圣女的事情,具体得等林宸和秦南心苏醒了再问清楚,假如那班玉真害了墨竹山的弟子,那管她什么圣女护法的,就算天王老母也一定要割了头报仇!


        

李凡倒是有点为难,因为那三个北宸卫,确实是杀人如麻的死士,经验丰富的高手。


        

现在一人刺杀失败,立刻遁去无影,不知所踪。另两个人也已经分头逃跑,趁着现在天际还能察算得到,全力去追杀的话,他亲自出手是可以追到一人。


        

但剩下一个,假若不派些高手前去,恐怕还有被反杀的可能。但如果派去的人太多了,如今墨竹山已经这种人手不足,捉襟见肘的状况,形势不是更加恶劣了么?


        

现在衡山可还蹲在娄观塔呢,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势力在侧,真的有点麻烦啊……


        

于是姚玄洲综合各方的意见考虑,最后拍了板。


        

“这两个屠戮我墨竹山弟子的北宸卫,绝对不可放过,但是这样的高手,只追七天,七天追不到,也查不着什么跟脚了。


        

其中逃往昆仑南的,就请七星观玉衡子道友,鹤首峰峰主商剑南真人,阳朔峰峰主乔志安真人三人联手追击,事成后可直接往十万大山支援。


        

另一人就由贫道亲自走一趟。墨竹山洞天这里,就由墨山李清月真人镇守。”


        

李凡听了一愣,刚想建议换自己去追击的,但被姚玄洲一眼看来,又突然记起来,墨竹山洞天的镇守,历来是山中最强之人担任。


        

是啊,现在他练成真阳功,达到了合体期,道力无穷无尽,化神一级的杀起来,也只在转手之间,实力确实已经真正的超越姚玄洲了。


        

于是李凡也不再推辞,一口答应。


        

“请监院放心!”


        

其余峰主镇守虽然对李凡不熟,也没见识过他的本事,还有些迟疑,但既然监院自己都如此决定了,也一齐称是。


        

“遵监院法旨。”



道祖是克苏鲁》是作者:板斧战士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