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吧 > 剑仙她以理服人 > 六十八、厌胜之术
夜间

剑仙她以理服人

        

“罪人?”林意歌颇为费解地重复了一遍,“妘芝延续了九黎部落的血脉,怎么会是罪人?”


        

在那种情况下,不轻举妄动,才是保存九黎血脉的最好方式。


        

妘明月看了看桌上的丹方残卷,下了决心。


        

“灭族之祸的源头,或许和妘芝巫女将上古厌胜之术教给外人有关。这是我阿咪……我母亲告诉我的。”


        

林意歌若有所思,道:“‘以诅咒厌伏其人’,是为厌胜之术,又名魇镇之术,常被用来加害他人?”


        

妘明月点了下头,又连连摇头,急切地解释道:“厌胜之术,是用法术诅咒或者祈祷,压伏制胜人所厌恶的事物来达到目的,不是用来加害他人的!”


        

“是我口快失言。”林意歌反应过来,解释了一句。


        

想也知道,妘明月这一身九黎部落的装扮,为了破解丹方在九州到处奔波,一定受了不少白眼。


        

难免有些敏感。


        

“厌胜之术有恶有吉,和许多禁忌道法一样,法无正邪,只因人因事而异。”


        

凡间也有铸成钱币模样的“压胜钱”,可以辟邪引福,也能佩戴赏玩。 一秒记住www.wjxs8.com


        

听到这话,知道林师叔没有恶意,妘明月也很快冷静下来。


        

“没错没错,这个对于我们九黎部落来说,就和修真者的术法、灵契之类的差不多。”


        

这些日子,她在归一派学了些修真界常识,类比之下,解释也容易得多。


        

“用来施展厌胜之术的物品,叫做‘镇物’。”


        

她想了想,干脆一把捋起袖子,露出一整条小麦色的手臂,并将上臂外侧一粒绿豆大的鲜红血痣指给林意歌看。


        

“这个就是九黎土司、母屋之主、前任巫女也就是我母亲,提取了自己的巫族血脉之力作为镇物,在我身上设下的‘吉祥厌胜’。”


        

林意歌神识扫过那一粒血痣。


        

那血痣牢牢扎根于妘明月的经脉之上,更像是寄生之物。


        

“这粒血痣能缓慢提升我的血脉浓度,强化我的巫力;但如果我主动以厌胜之术害人,也会遭受反噬。”


        

林意歌对巫术和厌胜之术了解不多,见那血痣并不影响经脉的通畅,就没多说什么。


        

“妘芝把厌胜之术教给谁了?”


        

“这个弟子也不知道。”妘明月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


        

“妘芝巫女死亡前,将那人名字刻在了棺椁底部,又以自己尸身为镇物施下厌胜之术,凡是碰到那棺椁的人,都会神智迷糊。想要破解那悬棺上的厌胜之术并得知灭族真相,只有炼制出安魂镇魄丹,或实力赶超妘芝巫女。”


        

“安魂镇魄丹还能破解厌胜之术?”


        

“没错,厌胜之术使人神志迷糊,还会招致恶疾缠身,而安魂镇魄丹能令人神志清醒,不受干扰。”


        

安魂镇魄丹丹方中涉及许多灵草药石,解读丹方并将丹药炼制成功,意味着九黎部落得到了修真势力的支持;而实力赶超妘芝巫女自己,则意味着九黎巫女已经足够强大……


        

不论达成哪个条件,都意味着九黎部落具备了报仇的实力。


        

“这么看来,你们的灭族仇人实力不弱。”


        

林意歌感慨妘芝巫女的隐忍和用心,同时感到一丝担忧。


        

那人学厌胜之术,又是为了什么?


        

妘明月将衣袖放下,坐直了身体看向林意歌,坚定道:“不管那人有多强,我都会杀了他!”


        

只有把那人杀死复仇,九黎部落的祖地中的亡灵才能安息。


        

“报仇雪恨之后,我就能纹面了!”


        

纹面之礼,对于九黎巫女的意义极其重大。


        

纹面之于巫女,好比是传国玉玺之于人间帝王,代表血脉和传承的正统性,也代表着九黎部落的重新崛起。


        

林意歌想象了一下妘明月棱角分明的脸上,遍布青蓝纹身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难以理解。


        

妘明月壮着胆子,再次拱手请求道:“请林师叔将九黎山药草名和特征,说给弟子听。”


        

林意歌也不再卖关子,只细细描述那些药草的特征,以及丹方残卷上记录的药性。


        

……


        

过了约有一个时辰,林意歌没忍住,抬手揉了揉额角。


        

她原计划是和妘明月先简单解读一遍,剩下一些不确定的,带她去九黎山逐一辨认。


        

可那九黎山药草的名字是以开天纪年的上古文字的同音字记录的,因此读起来显得格外古怪。


        

林意歌念得舌头打结,妘明月则听得一脸茫然。


        

根据那些药草图案显示的特征,妘明月偶尔辨认出几种,报出一连串药名叽里咕噜的,又听得林意歌一头雾水。


        

不仅如此,妘明月自己对九黎山的药草也还是一知半解,能够答疑解惑的九黎山神灵又主要盘踞在九黎山中……


        

这山高地远的,与九黎山神灵沟通起来,也不方便。


        

与当初二师兄三下五除二,要不了一个时辰就核对完丹方中灵草药石相比,一个天一个地。


        

“算了,我们这么解读下去,越解读越乱。不如我们去九黎山,实地采药,对照解读?”


        

与其这样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接跑一趟九黎山。


        

“是弟子对九黎山药草不够了解……”妘明月摸着辫子低着头,羞愧不已。


        

“不过您放心,到了九黎山后,有族人帮忙采集各色药草,还有九黎山神灵相助,辨识解读药草,应该会简单许多。”


        

林意歌点点头,起身收好丹方残卷,又转头看妘明月。


        

还是老问题,她舍不得叫庚辛背着自己和妘明月这个重若丘山的凡人,跨越九州。


        

“你当初从豫州上洛郡赶来阳州苍梧郡,短短三日,行过一千七百里路,是怎么做到的?”


        

妘明月愣了愣,当即抬手在乌黑油亮又蓬松的大发辫上摸了一下,才对林意歌摊开了手心。


        

只见她掌心上趴着一只黑黄相间的毒灵蜂,那毒蜂的肚子足有一指粗,长度也类似。


        

“弟子养了一群毒灵蜂。不过上回拜入山门时,被迎仙阁的阵法杀了大半……蜂群尚未恢复,暂时无法日行千里。”


        

说话间,那只巨大的毒灵蜂王似乎有所感应,抬了抬屁股,产下一枚晶莹剔透的白色蜂卵。


        

……



剑仙她以理服人》是作者:关灯吃榴莲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