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吧 > 修罗神尊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 第884章 地狱由我做主
夜间

修罗神尊陈纵横任婕蓝可盈

        

第884章地狱由我做主


        

‘噗......!’


        

一声,他的脑袋,直接炸裂爆开......!


        

身躯,化为漫天残躯血块,散落在地!


        

袁鲤,右手,轻轻一旋。


        

那柄黑色的逆鳞匕首,终于收回。


        

而,在她的身躯脚下。


        

已是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残骸,栽倒了满地。


        

可,郭星磊的那辆劳斯莱斯轿车,却还是疾驰而去......让他跑了。


        

望着前方的街道,袁鲤的美眸,缓缓凝起。


        

那个男人,她杀定了。 看小说上www,wjxs8.com


        

无论逃到天涯海角,她都会,追杀至死。


        

任何,对先生有威胁的人,都不可能活在这个世上。


        

腥血,染红了整片别墅门口。


        

血月残阳,尸骸遍野。


        

袁鲤的美眸,冰冷如寒。


        

她的皮夹克上,已是刀伤遍布。


        

沾染着无数腥血,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她自己的。


        

一人之力,屠杀现场无数人海。


        

纵使再强,她却也终究只是个女子之身。


        

根本无法承受这等连续的血战。


        

此时的她,已经虚弱到极点。


        

‘哐当。’她手里的逆鳞匕首,摔落在地。


        

她的娇躯虚软,瘫软。


        

她扶着身后的墙壁,让自己缓缓站稳身子。


        

经过可怕的战斗,她的全身,都充斥伤口。


        

此时,伤口已经崩裂。


        

她轻颤着,让自己调整好呼吸,扶着墙壁,缓缓站稳身子。


        

此时,随着她的手扶住墙壁......整个墙上,都已经染红了一片,一道血首映浮现在墙上。


        

她的整个手掌,也已伤口遍布,染红一片。k


        

而,就在此时。


        

“嗡......!”突然,前方公路上,一道暴躁的引擎轰鸣声,咆哮响起!


        

一辆黑色奔驰s600,殷红呼啸轰鸣,飞驰而来!


        

“嘎吱......!”奔驰轿车一个急速甩尾,猛地停在了私人别墅庄园门外!


        

车门推开。


        

陈纵横眸光冰冷如寒,一步一步,缓缓跨出了轿车。‘’


        

当,看到别墅门口,这满地的尸体残骸时,陈纵横的眸光,缓缓凝起。


        

他,踩踏过满地的尸骸,一步一步,朝着袁鲤走来。


        

不远处,袁鲤扶着墙壁,站在那儿,胸口微微起伏着。


        

当,看到那道黑衣西装的身影时,袁鲤的眸中,终于闪过一丝欣喜。


        

是,陈先生来了。


        

陈先生,来救自己了。


        

“陈先生......”她轻缠着,试图挪动脚步,可刚上前踏出一步,娇躯就轻轻一颤,‘呯。’一声跪倒在地。


        

尽力过两次血战。


        

共计杀敌数千与人。


        

此时的她,已经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支撑自己身体了。


        

浑身伤口,体力枯竭。


        

浑身肌肉,也都已经累到了极限。


        

她跪在地上,美眸倔强,想起身…却根本起不来。


        

陈纵横一步一步上前,走到了她面前。


        

“这些,都是你杀的?”他声音冰冷,淡淡问道。


        

袁鲤瘫软坐在地上,俏脸复杂虚弱,缓缓点头。


        

陈纵横缓缓蹲下身子。


        

将她整个娇躯,拦腰抱起。


        

而后,就这么抱着她,走到了那辆黑色奔驰s600轿车前。


        

拉开车门,将她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副驾驶座内,替她系上了安全带。


        

“对不起,先生......主谋,郭星磊…让他跑了。”袁鲤坐在车内,声音虚弱,带着一丝歉意,道。


        

“无碍,一个蝼蚁,多活几天也无所谓。”陈纵横声音平静,淡淡吐道。


        

而后,他转身走进了驾驶室内。


        

启动奔驰轿车,载着她,驶离而去......


        

“我们......去哪儿?”袁鲤坐在副驾驶座内,虚弱的轻声问道。


        

“回家。”陈纵横眸光平静冷漠,只吐出两个字。


        

袁鲤沉默了几秒钟。


        

“对不起,先生......这一次,我战斗的很失败。”


        

陈纵横驾驶着奔驰车,冷漠回道,“不怪你,敌人太多,你的能力有限,杀不尽这么多。”


        

“您给我买的机车......也毁了......”袁鲤心绪复杂,有些愧疚道。


        

“再买一辆便是。”


        

陈纵横的回答,很冰冷,也很简单。


        

他从来都不会安慰着。


        

这一次,也一样。


        

但他,紧急赶过来,救袁鲤回家。


        

这,似乎,便已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在乎这个女人。


        

......


        

黑色奔驰车,一路行驶......


        

二十分钟后,奔驰车缓缓驶入了陆家嘴,汤臣一品豪宅dixi地下车库内。


        

刹车,停下。


        

陈纵横下车,来到副驾驶座。


        

袁鲤试图自己解开安全带下车,可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甚至双手,都已经不受控制了。


        

方才那一战,太过惨烈。


        

导致此时的她,双手,双腿…浑身肌肉,都已经失去了力量。


        

完全虚软瘫痪了一般,无法动一下身子。


        

陈纵横拉开车门,主动将她横抱了出来。


        

袁鲤依偎在他怀里,连伸手搂住他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陈纵横面色冷漠,就这么抱着袁鲤,搭乘电梯,一路来到了汤臣一品,33f楼层内。


        

打开豪宅们。


        

他抱着袁鲤,走进了客厅内。


        

直接将袁鲤的娇躯,放在了客厅沙发上。


        

陈纵横从客厅内,取来了医疗急救箱。


        

袁鲤颤抖着,试图转动身子,可此时,她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了。


        

“不要动。”陈纵横语气冷漠,带着大人训斥小孩的口吻,喝道。


        

袁鲤这下也不动了,乖乖的躺在沙发上。


        

她的身上,许多伤口,还在不断溢着血。


        

方才那一战,数千号人,对她出手。


        

哪怕她身法在快,再精妙绝伦,却也还是躲避不过那么多砍刀的袭击。


        

此时的她,已经负伤眼中严重。


        

陈纵横打开医疗急救箱,取出医用酒精。


        

清洗了自己的双手,消毒。


        

而后,他缓缓走到了袁鲤面前。


        

也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场面,直接当场,缓缓解开的袁鲤的黑色皮夹克外套。


        

‘撕拉。’一声,他直接将袁鲤的外套撕开,而后,一把,将她里面那件黑色体恤衫,也给撕破。


        

她身上,还散发着一股腥血的气息。


        

伤口,还在不断溢血。


        

袁鲤此时,以几乎一副裸身的状态,呈现在陈先生面前。


        

她的俏脸,有些微微绯红。


        

不知道如何面对。


        

但,陈先生此时,是要帮自己清理伤口。


        

她,也不好拒绝。


        

陈纵横眸光冰冷,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哪怕,面对眼前这么一具诱惑勾人的娇躯,他的眼中,也依旧没有一丝欲火。


        

并非他没有欲望。


        

而是,他的情绪掌控能力,太过可怕。


        

越是可怕的杀手,越能将自己的欲望,深深隐藏在心底。


        

若非他自己想要,他是绝不可能失控的。


        

陈纵横继续,轻轻解开袁鲤下半身的那条紧身裤。


        

她浑身都是伤口......


        

下身,双腿上......也带着一道道可怕的的血痕伤口。


        

陈纵横缓缓,褪下了她的紧身裤。


        

那对精致如琢的绝美雪白玉腿,轻轻呈现在眼前。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


        

只可惜,陈纵横却无暇观看。


        

他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袁鲤腿上的那些伤口。


        

而后,拿起酒精,开始......对着伤口,缓缓进行消毒。


        

‘嘶。’袁鲤的玉腿,轻轻一颤。


        

伤口崩裂,酒精给伤口消毒的瞬间,也带着一股剧痛,撕心裂肺。


        

但袁鲤,此时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


        

陈纵横小心翼翼,处理着她腿上的伤口。


        

酒精,清洗伤口。


        

而后,点燃打火机,将医用缝合针,烧得通红,他…小心翼翼地,开始给袁鲤,缝合伤口。


        

整个过程,异常疼痛难忍。


        

陈纵横只冰冷的回了两个字,“忍着。”


        

然后,他便开始,给袁鲤处理伤口。


        

一针一针的缝合。


        

针线穿过血肉皮肤,每一次缝合,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痛。


        

试想一下,皮肤…乃是连着心脏神经。


        

每一次传针之痛,痛彻心扉。


        

而此时袁鲤,没有任何麻药辅助。


        

每一次针线穿透皮肤,她都能清晰感受到那股痛意。


        

这种感受,要如何承受?


        

袁鲤贝齿紧咬着红唇,硬生生,凭借着毅力,强忍着。


        

她的贝齿,紧咬牙关,银牙因为剧痛,而在打颤。


        

在她知道,自己必须挺过这一关。


        

“陈先生......我会,死吗?”袁鲤俏脸煞白,强忍着伤口肌肤,被缝合的一针针剧痛,轻颤虚弱问道。


        

陈纵横一边替她缝合伤口,一边眸光冰冷,淡淡吐出一句,“地狱由我做主,我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陈先生......我会,死吗?”袁鲤俏脸煞白,强忍着伤口肌肤,被缝合的一针针剧痛,轻颤虚弱问道。


        

陈纵横一边替她缝合伤口,一边眸光冰冷,淡淡吐出一句,“地狱由我做主,我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当,听到这一番,如此霸气的言语。


        

袁鲤=显先是微微一呆,而后,眸中闪过一丝微微复杂的暖意。


        

“嗯,我会好好活下去的。”她轻轻应了一声,虚弱的点点头。


        

整个客厅内,气氛显得有些静谧。


        

陈纵横蹲坐在她的娇躯前,小心翼翼地替她清理着伤口。


        

处理好雪白长腿上的伤口。


        

他继续开始,缝合袁鲤小腹上的那一道伤口。


        

这一刀伤口,及其深。


        

腥血还在不断溢着,跟本无法愈合。


        

陈纵横用酒精替她消毒。


        

而后,用烧红的铜针,开始替她缝合伤口。


        

袁鲤从始至终,一直紧咬着贝齿,一个女生,接受如此剧痛的缝合,却硬是,没有轻哼一下。


        

不过,这道伤口,却很深,而且…蔓延的很长。


        

一路,蔓延至她的小腹下方。


        

袁鲤的,轻轻并拢,俏脸有些绯红。


        

“脱,需要缝合。”陈纵横眸光冰冷,缓缓吐道。


        

这一刻,袁鲤i的俏脸,已经一片绯红,几乎要滴出水来。


        

,是她最后一丝防线。


        

可此时,却......要在陈先生的眼前。


        

这......


        

让她有些莫名,有些一时间,接受不了,不知道如何面对。


        

“伤口不愈合,是血过多,你活不过今晚。”陈纵横声音冷漠,似乎没有耐心,冰冷提醒道。


        

而后,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对你没有兴趣。”


        

当,听到这句话时,袁鲤的俏脸,微微一愣。


        

对自己,没有兴趣?


        

这一刻,她的俏脸上,闪过一丝不服和倔强。


        

谁怕谁呀~


        

她也有些赌气,轻轻让腾起。


        

“那你,脱吧。”她俏脸绯红,轻颤着说道。


        

陈纵横冰冷淡漠,直接顺手,一把扯掉了。、


        

空气中,一抹糜情,弥漫飘在空气中。


        

属于女人的芬芳,仿佛将空气中的荷尔蒙,给点燃了。



修罗神尊陈纵横任婕蓝可盈》是作者:陈行者倾才力献的一部情节荡气回肠,扣人心弦的佳作